摘自《當代歌壇》2007 03月末 總第362  作者:Hokkaido的貓吹風ing

☆☆春天華爾茲-----吳尊
華爾茲又名圓舞,起源於奧地利,滸於維也納宮廷。它的出身決定了它的氣質,溫文爾雅、又浪漫多情。遇見吳尊或許就像我們在每個春天迎來的華爾茲氣息,自然而然,卻也充滿著意料外的驚喜。吳尊是這兩年裏華語娛樂圈少見的雅致男生,能收能放從不過火,會學會說從不枯燥,萬事初始卻進步神速,試著瞭解他的人都愛上了他。每日每夜體會他的春風感覺,不得不醉、不得不愛。

像春風一樣體貼
從沒見過他這樣對待粉絲的男藝人,那關心與疼愛超過了偶像與粉絲之間的感情,幾乎像是對家人一樣的認真。早前尊少是沒有BLOG的,只在粉絲建立的家族小站裏留言,那時他還只能用很多的英文才能連貫一篇文字,“Remember to吃多一點水果和喝多一些白開水,一定要養成習慣,知道嗎?有了BLOG後他的漢字水平也逐漸提升,於是更多地跟粉絲們講著各式各樣的勸戒和勉勵,以他特有的可愛語氣。最後,我又要提醒你們要記得吃多一點青菜和水果。I am saying it every time because 我希望能幫你們養成習慣!”“給那些即將面臨考試的朋友們,要記得哦,知識和教育絕對是你未來成功的籌碼,所以請一定要用心做到最好哦!”“最近天氣慢慢變冷了,記得要多留意Weather Forecast和帶Umbrella出門哦。還有,哈哈,多吃水果和蔬菜還有多喝水哦!”這個男人啊,要不要這麽嘮叨啊?粉絲被念到快要耳朵生繭,但這份甜蜜的埋怨是千金不換的感動。
記得<>棚拍飛輪海的那次,做訪問時尊少主動從貓的手裏接過採訪機自己拿著。不要小看這個動作,多數明星都已經習慣了面前有無數條胳膊舉著麥克風,這是記者的份內事,但尊少就是如何體貼女生的,他懂得從細節之處傳遞溫暖平易。和ELLA拍攝<專屬天使>MV時,一片大草地上,臨近傍晚的風特別大也特別冷,Stand By 時尊少就展開西裝校服的兩襟,用自己的身體爲ELLA擋風。春風到了,還怕什麽冷風呢?
這次和ELLA、唐禹哲去香港爲<花樣少年少女>宣傳,與粉絲搶凳子的遊戲,有粉絲 在臺上只顧用照相機拍偶像,根本不專心遊戲,於是尊少還要勸她小心,別跌到地上。事實上,三人此次去香港真是造成了很大的轟動,粉絲在機場和高速公路上都瘋狂得不得了,甚至做出許多危險行爲,令三人擔心得很,尊少說香港的粉絲都很團結、很可愛,後面還要加上一句擔心粉絲的安全,記得一定要注意自己的Safety,千萬不要做危險的事情哦!另外也請不要浪費金錢爲我們買禮物了,如果可以的話,我更需要你們親手製作的加油牌and proudly show it at all our activities……”他不是敷衍粉絲的,他甚至替粉絲省錢,他的體貼就在你真正需要的地方,那麽准,那麽溫暖。

像春風一樣細膩
<
東方茱麗葉>是尊少的第一部戲,第一次演偶像劇就當男主角的演員不少,他就是難得演技尚佳的其中之一。或許得益于林依晨的提攜,尊少在一些極其細微的情節裏都表現得很生動,例如在許願池丟硬幣時唇邊的小情結,例如與女友冷戰時眉尖的小猶豫,導演是不會教到如此細微的部分的,尊少是真的可以把自己還入角色,才能有自然精准的表達。
自從有了<花樣少年少女>,尊少與ELLA這對小冤家就總是拌嘴互虧,虧到百無禁忌了,有時甚至嚇到旁邊的人。別看尊少最苦寒虧喜歡ELLA,其實他對她照顧得很,也細心得很。雖然大家每次都愛開玩笑說ELLAMAN,但其實她有很多很女人的一面,像是她拍戲時會因爲天氣太熱而生悶氣,甚至因爲壓力太大,太累而獨自躲在一旁偷偷流眼淚……”無論ELLA偷偷掉眼淚時是否只有尊少在旁,至少他注意到了她的情結起伏,注意到了她在外表下的柔弱。
上節目的時候現場指導女生利用礦泉水瓶子手臂肌肉,這傢夥可真細心,從手臂的姿勢到手腕的角度,一絲不苟地一點一點教,連主持人在旁邊哇啦哇啦都聽不見了。他也會去想粉絲要的究竟是什麽,所有藝人在簽售時都會儘量地快,因爲要讓儘量多的粉絲拿到簽名,不讓大家白來一次。而尊少的思維則更貼近粉絲,他知道如果粉絲太多,自己是再努力也沒有辦法簽完所有人的,於是我慢慢地不給自己壓力去加快速度,因爲我知道你們來不是單純只爲了拿到簽名而已,也會希望跟我們有眼神的交流和好好握手。我真心爲我太快簽名向大家說,對不起!”他竟能換位思考到如此細膩的部分,做他的粉絲會不會幸福到暈倒?
像春風一樣用情
他是帥哥,他不是酷哥,對身邊的人,他總是抱著珍惜的態度。藝人身份對他而言不是冷冰冰的職業,而是值得歡笑值得悲傷的人生組成部分。飛輪海的首張唱片可謂是在萬千期盼和寵愛中誕生的,爲它辛苦的人當然是飛輪海,尊少卻還惦念著身旁的人,這幾個月當中,我覺得我最難忘的就是身邊多了很多用心在爲我們這張專輯而努力的工作人員。身在幕後從不曝光的他們,不求任何回報地一直在幫我們用心製作、企劃及宣傳這張專輯。我覺得和大家一起工作的時光,絕對是我這輩子都會很珍惜的回憶。
藝人組合很常見,卻少有自願主動組團的,多半都在原本天南地北毫不相干的人被公司湊在一起。飛輪海也是,而且尊少是最晚進入飛輪海的一個,他加入的時候其他三人已經在拍<終極一班>了。他又是唯一的外國人,是唯一的國語不好的人,是唯一的第一部戲就當男主角的人……如果不是春風一樣的性格 ,怕是早被冷落,事實卻沒有,飛輪海實在是四個好孩子,相親相愛是他們甘心選擇的溫暖模式,就像亞綸說:飛輪海的感情是經過革命、經過挫折才建立起來的。尊少很堅持自己對飛輪海的珍愛,幫SHE<怎麽辦>拍攝MV時,有側拍的鏡頭對準師姐,他還不忘怯生生地爭取鏡頭推薦飛輪海的專輯。飛輪海去新加坡宣傳,只有尊少曾經來過,他主動當起地陪爲大家介紹當地的景點和美食,Calvin笑說尊少非常雞婆地爲他們點東西,他們都不能反對。尊少聽了忍不住插嘴經:對啊!”在他的思維裏,自己曾在 裏享受到的最好的東西當然應該要全部與朋友分享,朋友的開心會讓自己加倍開心。
其實我們四個人都有各自的優點。如果沒有他們,我想我真的沒辦法活下去()!”。這是玩笑話,卻不是一個玩笑。

像春風一樣溫和
紳士?那是尊少現在的樣子,是得來不易的樣子。青春期的尊少像所有健康莽撞的男孩子一樣毛躁,14歲就載著朋友開車上路,還開到爆表,也曾因懷疑老闆A錢就在店裏吵得不可開交。這樣的少年也許後來應該成爲火爆偏激的人,尊少卻沒有,事實上,他只說過一次關於媽媽去世的事,雖然只說過那一次,但它給尊少帶來的改變遠比他的語氣重大。那段時間,那個少年瘋狂搜集資料、尋求名醫,卻最終無法挽留媽媽。經歷過這樣的變故之後,他不再是輕狂毛燥的單純男生,他開始懂得三思、懂得安穩。
雖然已經當了藝人,但我還是比較喜歡低調一點的生活,也不希望自己太引人注目。無論是飛輪海在一起,還是跟ELLA大東禹哲在一起,他從來不是風頭最勁的那個,總是笑笑地看著別人說話,偶爾點頭,好笑的時候就跟著大笑不止。起初這是因爲他的國語不好,但現在呢?他習慣了,看著朋友招展是他的樂趣 ,他不喜歡沖在最顯眼的位置。有人留言給他,莫名其妙地說了一大堆:如果你真的紅,真的有這麽大的本事,價碼絕不會低去哪兒……不要那麽高傲……”換作別人面對這種空穴來風的辱駡,要麽是勃然大怒,要麽是置之不理,唯獨尊少,依然保持溫和的去回復:“I don’t know where you hear all these 謊言from and I don’t wish to explain more , 因爲我從來沒講過這種話! People who are close to me know I won’t say such thing……”甚至有一次兩位女主持人的節目時,其中一個女主持竟然說出讓他去拍不健康影片時的話,他卻仍然只是笑笑,不說話。這個春風般的男人不會被激怒,真正的君子才能心胸廣博,不是嗎?
像春風一樣聰穎
和大東禹哲一起上節目與粉絲做遊戲,竟有爲粉絲做人工呼吸的橋段。膽小的女粉絲尷尬得不得了,被主持人安排躺在地上,尊少也尷尬,根本不能真做人工呼吸,這怎麽辦呢?他的搞笑功力總是發揮得很適時,此時乾脆做沒良心狀大喊:給她死給她死!”所有人都笑翻了,雖然還是躲不了演一下人工呼吸的動作,到底還是在一班唯恐天下不亂的人的起哄聲中巧妙地沒有吃粉絲的豆腐。
起初飛輪海上節目時總有主持人看他是外國人而編幾個有趣的謊言騙他,編得跟真的似的,他卻極少上當,對主持人察言觀色,自己的腦筋再轉一轉,就明白對方的詭計了。比如有人騙他孔子跟李白是同一個人,他可沒有上當哦!有一次上節目談到籃球,他說自己曾在念書時教學弟打籃球,發現很多小男生喜歡學一些花招,這時主持人順口提到了周傑倫,現場笑成一片,他卻沒有笑。再問:那你會罵他們嗎?他仍是溫和地說:我會叫他們學好基礎。他畢竟是優雅而聰明的,這不會因爲他是演藝新人就有所欠缺,因爲他天生就是懂得進退的尺度。
又一次上節目,本是要與節目裏的MM搭檔表演<花樣少年少女>的一個片段,誰知MM玩心大發把他推倒在地並且鬧著企圖非禮!這可把尊少嚇壞了,慌忙看著一旁的經紀人,眼看沒有人打算救他,只好配合MM玩了下去,玩夠了,他還能自己接戲,假裝慌張地大叫報警啊!”把笑瘋了的現場圓回來。
當然,除了化解自己的尷尬,他還善於化解別人的尷尬。上節目的時候大東突然被問到,如果讓他當他偶像Gackt的女朋友會接受嗎?大東卡住了,一時找不到詞語來解釋自己對Gackt的喜愛,這時尊少趕忙跳出來解圍,說自己也被人問過要不要當喬丹的女朋友,主持人的興趣立即被吸引過去,結果他隨後扔過來一句:當然不會啊!”大家哈哈一笑,也就沒有追問大東了。

像春風一樣的升揚
尊少剛來臺北就要挑大梁演男主角,搭檔又是偶像劇一姐林依晨,心裏的壓力真的很大。所以在<東方茱麗時>的片場,最用功的那個人就是他----要背劇本、要學演戲、要適應環境、沒有一樣是他熟悉的,沒有一樣是能輕鬆搞定的。導演當然會罵,他從不生氣也從不逆反,一心尋找自己的不足,所以王明台導演才給了我這幾年拍戲看過最好的男生這樣的評價。王導說,以吳尊對戲劇環境和臺北的陌生程度,他的進步和成功,令人感動。大家都知道他家境富庶,當藝人應該只需淺淺地沾一沾水就好,隨心情挑簡單的事情玩玩,大可不必吃苦挨駡。事實證明他不是來玩的,雖然當藝人是人生規劃中的意外,這意外也曾讓他猶豫究竟該放棄在汶萊的生意還是放棄在臺北的飛輪海,但既然他最終選擇了臺北,做了就要做好,成熟如他,可不是不定性的小孩了。
他是時時記得自勉的,也時時念著飛輪海這個團體的進步,我想跟他們說,其實我們不應該只看到自己的優點,反而要花更多時間去補救我們的弱點,這樣才能讓飛輪海更加茁壯成長。當藝人,對他而言是一件完全陌生的事情,他的這塊土地是空的,但有極大的挖掘空間,只要日後春風綠了江南,就能長出蒼翠飽滿的成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ko 的頭像
Miko

Miko的部落格

Mik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